屯老二铁锅炖电话(屯老二农家铁锅炖)

  1. 上 八 三 出 工 程

  我们几个去附近邮局要通了大队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唐会计。“我是一队集体户施文、请转告一队于队长,进城拉脚的大车顺利到达,房子、吃住都安排妥妥的了。有热水、热饭、热炕,马匹也安顿得很好,马车已经在货场拉活了。咱的活儿都是燕子妈妈给安排的好干的、今天上午干了两趟挣了近百元下午继续干两趟,大车在城里拉脚没啥问题了”。

  “你说说土产的事吧”,我把话筒交给柳莺。“请再转告队长,土产方面也联系妥了,回去和队里细说。我和施文是否回队去,城里还有什么事要我们办来电话29485转达”。那边唐会计听完说、“你们一队知青干得漂亮,大队听说了你们的情况也为你们高兴。于队长明天和集体户一个女生进城谈包工程的事情,有话你们和他在火车站见面说吧”。队长明天要来城里,一定是艾洁爸爸那儿有信了!他们听了欣喜,商定明天去车站接于队长。

  次日中午三人准点到了车站,艾洁于队长一出站口他们迎了上去。“唐会计说你来城谈工程,我们猜是艾洁爸爸那儿有信了”。“是的,接到艾洁爸爸的电话没耽搁我们就马上过来了。你们来得正好,咱们一块儿去电力局见艾洁爸爸”。队长去我家吃午饭吧”,柳莺热情地上前邀请。“让我妈请您吧”、燕子也说。于队长说“你们两位家长帮队里办了大好事,以后我会找机会上门拜访致谢,今天事忙别去了。艾洁爸爸给咱队找了一份美差,中午咱们外边吃点便饭,然后去省电力局见艾洁爸爸,争取事情有个眉目”。“怎么样,附近饭店吃饺子解解馋吧”,他们依从。

站前饭店里客人熙熙攘攘,柳莺排队买好了饭票、等了半天饺子排到了。人丛中我们在一张桌子边儿挤了个地方,没座位每人只好站着各端着一盘饺子匆匆吃了。吃罢饭到公交站点等车去电力局,艾洁不放心先去电话亭给爸爸打了电话,“我们和队长现在就过去,你在办公室等着啊”。六路公交车沿着宽阔的斯大林大街一路向南奔驰,很快到了省电力局。气派的省电力局大楼水磨石地面光闪闪,风尘仆仆的一位老农和四个头戴狗皮帽子脚穿靰鞡鞋的知青进了大楼。看着自己臃肿的样子仨女生一阵傻笑、“咱这可是不折不扣的屯老二进城啊”。好在大楼里静悄悄的,收发室人员只是简单问了问、打了个电话报告一下,让他们上电梯到了顶层。

艾洁爸爸等着他们呢,宽大的办公室、宽大的写字台、地上铺着暗红的地毯、房间里敞亮气派。寒暄过后艾洁爸爸拿出一纸合同书,“这项工程适合你们农民干,活儿是国家的重点项目‘八三工程’———大庆抚顺的输油管线开挖工程,白城那边儿霍林河标段。

咱们的施工地点是从乌兰浩特霍林河附近开挖一米宽两米深的输油管沟。按合同标的要求施工开挖。那儿地势平坦、沙质土没岩石、挖掘难度不大。但工期要求紧、又赶上冬季施工,天寒地冻有一定困难。工钱国家按规定给。还给工具费、冬季施工补贴、交通补贴、施工管理费,适合你们农民农闲出来干”。

“艾洁电话打来的恰是时候,正好赶上工程下来。我给你们从工程指挥部要下了一个较好标段,晚一天就全包给当地人了。要求四月一号前开挖工程竣工完成,以后是铺管打压测试阶段。工钱春节前付一部分,余下的竣工结算。

你们回去填好协议书,盖上大队、公社公章,派人到当地和工程人员接洽、验看工程线路、安排好人员吃住就可进场施工了。工具、行李、炊具自理,这些内容要求、联系人电话、交通路线图协议上清楚详细,不明事宜拨打上面的联系电话和现场管理人员沟通”。

  听完介绍于队长起身过去接过协议书,紧紧地握着艾洁爸爸的手激动地说,“我代表全队社员谢谢您,现在社员猫冬没活干,您帮我们解决大问题了。有了这份活儿全队社员过春节钱就有指望了,真是感激不尽啊”。“别客气,帮助农民兄弟应该、应该”。艾洁爸爸诚恳热情,他们几个心里热乎乎的。

告别了艾洁爸爸从大楼出来,于队长说“集体户知青又为队里办成了一件大好事,咱得抓紧安排。下午到大车那儿看看拉脚的社员,明天回队落实出工程。艾洁同学城里待些天陪陪家人,想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工分照计。

艾洁赶快说“我也和你们一起回队,那儿现在是我的家,我得靠自己干呀”。“有志气。不过你还是城里呆几天吧,好容易回来一趟”,于队长诚意留她。

  “一会咱们就近找个菜市场逛逛,买点吃的带过去慰问慰问赶车的老板子。大车城里拉活儿是咱队今年收入的一大块,要让老板子们安心干好”。他们乘六路人民广场下车,去了圈楼副食商场。买了些不要肉票的香肠、酱肉皮、松花蛋、花生米。恰好赶上卖不要票的大胖头鱼,我挤上去抢到了一条十来斤重的大鱼,又买了些青菜、还买了两瓶白酒四瓶啤酒,食品置办妥当他们上3路公交向八里堡赶去。

  大有、老随家两位嫂子见我领着于队长来了十分惊喜。于队长告诉她们,“艾洁爸爸给队里又联络成功了霍林河挖输油管沟的大工程,我们在省电力局办完事紧忙过来看你们”。俩嫂子招呼他们坐炕上,和燕子柳莺艾杰三个忙着收拾鱼下锅,切好熟食,闷上家带来的小米,静等着大车归来。

借空闲柳莺把和土产谈成的事情向队长做了汇报。“土产同意在咱们那地方设立一个土产收购站,除了咱自己编织的席茓苫篓、四乡老乡的编织品也由咱们代理收购,够一汽车数量他们去运回,款项由咱们代为下发。

席茓筐篓各种土产编织品的品种、规格、单价、质量标准都发给咱了,还有一些宣传海报。咱们把这个消息四下传播出去,让大家知道咱们这儿有土产收购站,编织品敞开收购。咱出一个人一张桌子、一块牌子、就可以把土产收购站搞起来,一年收入个万八千有希望”。

  于队长听了点头,“好啊、土产收购站回去马上成立,你就是站长,再给你配个干活的,搞席子土篮子编织是个冬天农闲好副业项目”。

  “叮铃铃叮铃铃”马车銮铃声大车回来了,他们出门迎接大车进院。老板子们见队长来了很高兴,大老李说“下午我们又干了两趟、还是拉鱼粉。说着卸车,让马打滚、饮水、牵马进房喂上草料。嫂子忙着给他们倒水洗手洗脸,张罗开饭。

  “队长带来了不少好吃的,有大胖头鱼、香肠熟食、还有白酒啤酒”。人炕上坐了一大圈,队长发话“人全了咱们庆贺庆贺,一要庆贺咱队来了知青小将,给咱们带来了新气象,新门路;二庆贺你们拉脚马到成功,给队里增加不少收入;三庆贺这次又有了霍林河工程社员可以发笔大财。四是庆贺小柳同学收购站也大告成功可细水长流。来、为庆贺这四喜临门咱干一杯,男的喝白酒、女的喝啤酒、都喝一口喜庆酒”。

于队长招呼大家举杯,众人都喝了一口酒。“快吃鱼吧、这大胖头又嫩又香”老随媳妇说。“多亏人家燕子妈,给安排的大车活儿太好了,不费劲又干净又利索。城里的大马路还好走,真是打着灯笼找不着的好事,过年杀上几口肥猪谢谢人家”,赶车的老板子嚷嚷着说给队长。

“这些事都在我心里装着呢,到时候队里会有妥当安排的,对帮了咱、有恩与咱的人忘不了。你们在城里赶车千万注意安全小心别出事,队里百多号人都指着这点家底出菜呢”。“请于队长放心,我们一定多拉快跑,能抓到的钱不会让它溜过去”。

“你们忙一段时间拉点钱打打底,开春了队里为你们改善条件,整整房子、添置些家具东西。给你们多派个随老二来是为着你们几个轮着歇歇、打打替手回回家,洗个澡理理发啥的”。

“大家吃菜呀、这么多、别凉了”,大有媳妇紧着上菜,“来、再来点”,老随又给队长倒酒,队长摆了摆手“你们放开喝吧,这次进城我满心高兴,这项工程又能挣两三万,又增加了一笔大收入!这些年社员累没少挨打可生活没改善我心里急啊,可又有什么法子呢?咱们在穷乡僻壤两眼一抹黑,外边一个人不认识,求谁找谁搭理咱呀!这回好了、来了知青,没等咱张口人家张罗成了三件大事,顶多咱们土里刨食干几年”。

我赶快说,“队长言重了,我们是这儿的人了,就该为一队着想”。于队长拍拍我肩头,“你们都是好样的、那天队委会你和小柳的发言以及社员大会的讲话让人佩服,说的那个明白透彻,我们真是心服口服,我们农民一下子看清了方向、看到了希望。有了奔头,好日子有盼头了,以后你要多发挥作用。咱们明早抓紧回去、赶紧组织社员上八三工地,节前节后大干一百二十天,争取拿回三万元”。

   老板子们听了也高兴,“这下好了,家里社员不用猫冬混日子了,干它一冬家家宽绰些。能上的壮劳力都去,老弱留家打玉米”。 于队长说“招上附近队的一些强劳力,十个和尚夹个秃,把咱队弱些的人能裹着也裹着,都沾点光”。

“队里和这儿各装一台电话吧,以后外边的事越来越多了,没电话不方便联系、耽误事”,我提出。“好、回去你就安排装,还有什么该办的事你们尽管提,拿猪耳朵换猪头的事咱当然愿意”。趁于队高兴施文提起干脆买一台拖拉机参加拉脚,还细说了拖拉机拉脚的经济账。于队长听罢沉吟片刻说“事是好事,可惜咱没那么多钱呀,回去和刘队长几个商量一下,从长计议吧”。我不好再说可不死心。

次日清晨天空飘起纷纷扬扬的雪花,陪着队长到了车站。不一会儿柳莺艾洁燕子也到了,她们衣服上、头发上、睫毛上挂着绒绒的雪片,一阵拍打赶快买票进站上车回队。

火车隆隆轰鸣着在皑皑北国原野上疾驶。车厢里乘客稀稀拉拉,于队长抄着手斜倚坐席角落打起了瞌睡,他昨晚高兴的没睡好。柳莺艾洁坐我对面,仨人兴致勃勃地唠起这一趟城里之行大丰收。话题转而唠到我和珍珍,“和我们说说你见珍珍吧,你俩说了什么悄悄话、她给你做了什么好吃的,未来的丈人丈母娘对你这个小农民还满意吗,没嫌弃你、往外开你吗?要那样的话就告诉他们,后悔了赶快说话,这边儿农村漂亮姑娘一大溜争着提亲呢”,说完她俩咯咯地一阵坏笑。

“哪像你们说的,她爸妈很关心我。问了生产队情况,打听同学们咋样。对我很好、烙了饼、下了面条、包了饺子,把他们家攒的面粉吃光了”。“吆、你这个未来的小女婿挺受优待呀,比我们在自己家还高摆呐!那我们可得替珍珍监督你点儿,别见了漂亮姑娘沾花惹草对不起人家”,柳莺艾杰又一阵咯咯笑。

我赶快反守为攻,“你那位军哥哥常来信吧,啥时千里会情郎啊”?说的柳莺脸顿时飞红“建军信常有,走了才几个月,会什么面啊!部队有规定,新战士不许探访”。

“建军非等闲之辈、将来你官太太是当定了,等着以后随军享清福吧。你下乡不过是到此一游,我们可就难说了,弄不好得老守田园当一辈子农民。要是那样我可得让珍珍另寻高就,别耽误人家”。将来会咋样,我有激情、有理想、但心中底气不足。

我话题一转问起艾洁,“你的白马王子是哪位,啥时候公开啊”?艾洁急的脸通红赶快声明,“我可没有、真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别拿我开心。我傻了吧唧的,你和珍珍搞上对象了我不知道呢,自己想都没想过呢”。“那你心仪的男生是什么样的,说出来我们帮你物色物色”。

“不知道,我也没想那个。自己现在野雀一样乱飞哪有那份心思,以后再说吧”。“以后有了目标你言语一声,我们替你传情”。“你和珍珍小姐传情吧,我谢了”。“可也是、这么好的姑娘、又有一位好爸爸,必定会有英俊少年排队上门的”,柳莺添油加醋。“你们饶了我吧”,艾洁脸红告饶。火车一声呜呜长鸣,榆树到了。

  上八三工程的消息让社员们喜出望外,纷纷奔走相告。对知青益发高看,集体户同学走在屯里益加风光了。

  到队于队长召开队委会,介绍八三工程活儿情况,我介绍拉脚情况,柳莺介绍建土产收购站情况。决定上工程的事立刻办,小林子胜阳会后立即出发去乌兰浩特号房子、打前站;土产收购站小柳小艾负责张罗。加上保管员老侯,“编筐煨篓他懂行让他把质量关,他当地人头熟,难缠的事他出面摆平,尽快把这摊子支起来”。安电话的事施文立即联系邮电所。

队委会上我和柳莺正式提出买一台拖拉机参加拉脚的建议,此言一出会场沉寂下来,队委们为这个建议犯了寻思。“拖拉机拉脚一台顶两台马车,现在城里拉脚活源充足,拉一年的活儿,刨去开春回来种地干赚一台拖拉机。

拖拉机翻地播种送粮顶数套车马犁杖,拖拉机劲大、干活速度快、质量好、费用低,还可以为别人代耕收费挣钱,农忙时干地里的活儿,农闲时城里拉脚,这是一条赚钱的捷径。有了拖拉机种地时车马就不用扔下城里活儿往回跑了”。我和柳莺努力说服大伙。

于队长闷声不语、想了半天大手一摊,“买拖拉机事是好事、可马上面临决算过年、仅有几个小钱一分红所剩无几队里拿不出钱,买拖拉机的事再好也没辙啊”。“那让柳莺跑贷款,咱干脆用贷款买”,我不放弃主张还是力争。

胜阳发言支持我,“有了拖拉机耕地春耕播种可快多了,马车不用往回跑依旧城里拉脚,这钱能生钱越滚越多咱为啥不办呢”!他一发言巧珍也急了,“都别犹豫了、买大件奔发家,又不是吃喝嫖赌,我看咱说干就干、别二意思思的让人家小施小柳冷了心”。

“我看也该买,拖拉机全大队还一台没有呢。大机器轰轰一跑咱队一炮打响,运输翻地一溜烟儿会把外队的人羡慕死,咱队那可就洋气了,有了拖拉机一定会给咱带来好运,我看该买”,小林子也急着说。

大家热烈议论起来,“可是有机器也没人会摆弄啊”,刘队长顾虑。“这不是问题、农机公司管培训半月包学会”我赶快说。“咱们一拨多去几个人学学,培训反正不要钱,学成了以后多买几台,赚钱不怕多”,巧珍快人快语。“好、那就听你们的买吧,可队上确实没这笔钱,只得请小柳同学求求你爸问问农行贷款行不行”,“好、我马上给爸爸打电话,让我爸帮着联系”。队委会同意了,我柳莺心中一阵喜。

柳莺电话里和爸爸说了,爸爸说农村社队贷款买拖拉机符合政策没问题,买农机国家有专项资金支持,要她到县农行找张行长办,他给张行长打电话言语一声。大家听了一阵高兴,于队长要施文陪着柳莺去县城,会后为他们联系了去县城的顺风车,施文和柳莺立刻起身赶往县城。

榆树农行在县城最热闹的中心大街上,是一座清水红砖小二楼。他们匆匆进楼到了行长办公室见到张行长。张行长热情招呼他们坐下,“市里柳行长来过电话了,说了你们要过来。买拖拉机是好事、贷款没问题,我们农行支持。不瞒你们说,现在敢贷款买拖拉机的社队少之又少,你们开了个好头。让农贷科小刘把手续给你们带上回去填好单子盖上大队公社红章,手续很快会批下来”。

“发展机械化是农业大方向,国家有扶持政策。你们知青思想解放、步子大、敢想敢干可喜可贺,农行支持你们。希望你们引导农民大胆前进,为当地的农业发展新农村建设多做贡献”。

  张行长一席话他俩感动,“感谢张行长对我们的热情鼓励、农行的大力支持,我们一定不忘你们的雪中送炭,会用好这笔贷款,让拖拉机载着我们在建设新农村的康庄大道上加速前进”。小刘拿来了一叠贷款申请资料,告诉填写要求,柳莺一一记下收好。张行长说“事情妥了我请你们吃午饭,下午行里有车去柳林河办事,路过黄土岭大队正好捎你们回去。

  柳莺高兴、“太好了,我们正愁咋回去呢。不过午饭我们请吧,队里交代了的”。“别争了,哪能让你们请呢!于私我和你爸是好朋友,于公你们是我们的客户。吃客户可是违反银行纪律的,所以于公于私都该我请。以后有事你随时来行里找我”。不由分说张行长和小刘带着他们到了外面街口一家饭店美美吃了一顿饺子,又嘱咐行里人把他们送回队里。

  这样他们乘着农行的京吉普,雪地里一路风驰电掣,不到一小时跑回生产队。恰好俩队长都在队部,柳莺介绍过后于队长对农行的人不住嘴的致谢,上工的社员、户里的同学见他们贷款回来的这么快十分惊喜,“贷款办成了、还有人请吃饭、又是坐吉普回来的,你们牛啊”。

  社员报名上八三工程非常踊跃,好容易来个挣钱机会谁肯错过!都争着抢着去,确定去七十多人。外队社员闻信纷纷找上门央求让他们参加,挑了二十多个身强力壮的。确定工程由刘队长带队,巧珍、小林子、胜阳做助手帮着张罗。

队里剩下的老弱妇女劳力老五叔在家领着打场送公粮。一队设立了土产收购站的消息大队开会发了消息,队里安排人到附近各队广贴告示,各屯子社员闻讯纷纷搞起了家庭编织。收购站开张收购了、攒够数量土产公司来车拉,货款由他们负责下发。

  1. 奋 战 求 效 益

“拖拉机贷款很快会下来,培训拖拉机手的事队里是不是定下来,留下人参加学习培训”我和队长说。“这个事我还真忽视了,那就安排户里男生去吧”,我明白这是于队长有意照顾集体户知青。“干市里的活儿知青道熟有优势,干农田的活儿社员子弟更适合。

能不能各选俩人,利用这个机会多培养几个使用农机方面人手。咱以后要干的事多、没懂机器的人哪行”我说。“行、还是你想的周到,那就留下四个男青年学开拖拉机,以后城里的活儿知青上、下地活儿农村青年上,这次成功了咱们攒钱再买拖拉机”。

社员选中了回乡青年志远和大有堂弟魏大起学开拖拉机,两人都是初中生,能干爱学。队长问知青安排谁,我和柳莺一商量提了董文书和齐会民。“那好,让他俩留家准备”。

“集体户上工程的人你们也赶快确定”,“好、我们马上开会,愿意去的就去不去的留家,今晚落实名单不误出行”。“那好、你和柳姑娘艾姑娘留家里吧,在家照顾着收购站、跑跑贷款、琢磨砖厂饲养场两个大项目。

咱们这些打算我和大队作了汇报,唐书记听了高兴、表示全力支持咱们。表扬了咱一队集体户,还把咱们的计划上报了公社,公社也很支持”。“我们就是要干出个样儿来”,艾洁拳一挥兴奋地说。“你们一个赛一个,都是好样的”队长夸赞。

  晚上户里商量上工程的事,男生异口同声表示都去。“有钱不挣是傻瓜,过春节腰包鼓鼓的回家多风光,挣了钱我给家里买几只鸡带回去,我妈一定高兴”。老歪似钱到手,盘算起花法了。女生却有顾虑,“我们力气小,下大沟轮大镐刨土行么”?“一百多号人上工地,要有人做饭烧水、打杂,哪会让你们下去轮大镐,顶多上面攒攒土。放心去吧,男生会照顾你们”。

“那还差不多,要不我们真打蹙”,多数人报了名。赵敏于青华觉得自己身单力薄还是面有怯色、犹犹豫豫的不表态。“你俩也去吧,拉下你俩多不好。施文柳莺艾洁去不了是队里有差事,你俩没差事在家干啥?过年回家别人挣到钱了你俩手里空空的我们心里也不得劲呀。去吧、咱户挣的钱干脆平分行了吧”,男生们一阵劝。我对他俩说“我和刘队长说说安排你俩烧水做饭,就放心去吧”。赵敏和青华受感动,“那就去吧,不过我们可不分你们的钱”。“好了、去就行、其它的以后再说”,大家赶忙准备东西。

“别拉下南河沿大队河湾子集体户的同学啊”,大伙逼着王川骑车跑了一趟南河沿大队,那一户六个男生全报名跟着去八三工地,这样集体户一共去18人。

  乌兰浩特那边小林子来电话说房子租好可以发车去人了。出发那天早上雇了邻队十几台大车排的长长的,外队的人早早来了,行李装上车人坐行李上,大车还拉着粮菜装满满的。集体户同学行李盆碗杂物加人满满两车,留家的五个同学围着大车嘱咐着,“缺啥来电话,男生想着照顾女生点、特别是赵敏清华”,柳莺嘱咐。

  老板子挥动长鞭子、鞭梢红缨穗子清冷的晨曦中似一簇红花悬在空中,头车上插着一面鲜艳的彩旗做标志很显眼。孩子们绕车前后来回跑过节一样。送行的人夹道站了两行,人上车了队长一声启程令,大车嘚铃铃嘚铃铃地响着铃铛声,浩浩荡荡向村外大道县城方向跑去,渐渐消失在远方。

  送走了上工程的,人们陆续散去队部冷清下来,马棚里只剩两匹有驹的骒马和三头毛驴一条大牤牛显得空荡荡的。老五叔对身边几个妇女说,“就剩咱几个上不了阵的老弱妇女了,咱们队部铡草吧”。

  土产收购站忙于开张宣传。柳莺艾洁一伙、老侯老张头一伙、带着土产下发的的席穴筐篓收购告示和宣传海报到邻近村庄张贴。等候上农机公司培训的董文书齐会民志远大起带着广告,骑车到较远的村子张贴。

  我在队部规划核算砖厂饲养场设备人工事宜,于队长到公社铆焊厂定制两台毛驴车、一台牛车,队里没车了只能让牤牛毛驴上套干活。砖厂贷款申请一些数据填不上我等着问队长,闲着也到铡草机那儿帮着运谷草

  铡草机突突地轰响着,碎草成一道抛物线从铡草机出料口呼呼喷射出来。蔡老倌和妇女们边忙乎入草边拉话,“往常这时候院子里闲人一帮帮房檐下晒太阳拉瞎话,现在可好铡草都没人了,还要你们妇女干”。“这么一整今年年头错不了,多亏来了知青,要不哪有这些好事,咱可是借了城里人的光了,看人家小户长施文多精明,说起话来头头是道,全屯子男男女女都佩服”,大个子媳妇说。

  “大个子家的,你家小霞不小啦,几个知青小伙除了那个有残的都不错,何不挑一个做上门女婿,要是成了可是攀了一门好亲戚,小霞以后也有好光景啊”。“那敢情好,不知人家小青年能不能相中咱农村人啊”。“满屯子姑娘数你家小霞漂亮,知青小伙儿见了一定喜欢,让老倌给问问吧”,“行啊她二婶,那就麻烦老倌给说说,我看小户长人就不错,说话有条有理的人人爱听是个好后生”。她瞄了一眼远处推草的施文,小声对刘二婶说。

“你说小户长啊、有人托我问过了,人家有对象,是同班的女同学、在城里上班呢,听说姑娘长的可俊了、谁也甭打小户长的主意了”。“是么?那集体户别的男生也行啊,你给选选撺掇撺掇”。“男知青好几个人呢,我问哪一个啊”?“你就看着办吧,挑一个精神点的就行啊”。“这可是个难题,再说人家也不认识你家小霞啊,最好他们见个面,互相有个印象再提”。

“可也是、那这样吧,我找机会带小青年去你家走一趟就说借东西,让她们见个面,我再问有意思不”。“这么办行、不显不露挺稳妥,不成也不伤面子。那就拜托了,事成了我家下蛋的鸡送你两只”。“鸡你留着吧,成全了孩子的婚姻大事我这当长辈的应该应份”。“那到时候我请你喝喜酒”,“这杯酒要是能喝成倒是好事一桩”。远处我暗笑,“不知户里哪个男生要被点鸳鸯谱了”。

临近中午我回户弄饭,阿霞上工程饭得自己弄了。户里剩自己和小董小齐柳莺艾洁三男俩女。学着社员家的做法大锅边儿贴了几个玉米面饼子、锅中间白菜炖土豆,灶里几把火焖一会儿饭菜熟了。晌午时分出去贴告示的同学回来了,说起了贴告示的事。

“各屯子老乡见了土产收购广告很上心,纷纷问这问那的,最关心啥时给钱”。“你们咋说的”?“我告诉他们‘土产公司’是国家办的,钱瞎不了,款一到账就按交货次序先后依次发钱”。“咱们就这么办,两联的收货单,一个留底,给人家一个凭证,到时候凭单结算”柳莺说。

  “剩你俩女生晚上住集体户行么”?“不行、人少我们害怕,你们仨搬回来住吧,可着一个屋子烧火暖和些,我和艾洁还住幛子里。仨男生依言搬回户里。

  贷款手续办齐了队长要施文柳莺县农行跑一趟。“她一个姑娘家,大冬天一个人骑车跑五十里地难为她。遇事俩人也有个商量 ”。“没问题,我俩早去早回”。临出发柳莺给张行长打了电话,张行长嘱咐到农贷科找小刘,安排他给办理。

放下电话我柳莺借自行车向县城跑去。冬天的乡村冰雪大道溜光铮亮镜面一样,浮雪被来往的大车压的坚硬溜平。道上偶有冻在雪里的马粪蛋,形成一个个凸起要注意躲开。时而遇上对面来的马车他俩放慢速度边上让道。

天气晴朗雪道白晃晃映的人眯着眼,北风一吹有些冻脸,骑行一会儿身上就热了。我把皮帽子翻上去、棉衣领扣解开,怕柳莺吃力放慢了速度,“没事、你拉不下我”,她索性把脖子上红围巾解下来缠车把上。

“农行对咱这么支持全凭你爸面子啊”,“对咱态度好和我爸有点关系,能贷到款是咱们符合条件,我爸说就是不认识县农行的人也理应给贷,现在敢贷款买农机的社队不多,老农保守贯了,国家的专项农机贷款多数躺在农行睡大觉发不出去”。

“拖拉机的事办成了社员更高看咱们了”。“那当然,下乡以来咱们一反潮流力主搞副业, 全户一起找路子创收一炮打响,马车拉脚、上八三工程、办收购站这几步迈的挺顺啊,总这样就好了”柳莺说。“是啊,咱这几步迈的不错,思路正确、项目得当、旗开得胜,后边必然有顺境也会有逆境,很多事是无法预估的。比如突如其来的文化大革命、比如上山下乡、谁想得到啊!只能咬牙面对、向好处争取罢了。以后沟沟坎坎肯定会遇到,麻烦少不了,咱们勇敢面对吧”。

“你知道吗?你现在在社员中可是香饽饽啦!好些妇女瞄着你、争着给你介绍对象呢。前几天巧珍姐找到我,要我把你介绍给他妹妹巧玲,听到你有对象了她悔的直巴嗒嘴、样子比自己失恋还难受”。

“是吗,太有意思了。怪不得巧珍姐总笑眯眯瞅我,原来为此啊。不过她妹巧玲不错,能干、人挺结实,我要是没珍珍那位、说不定会考虑呢”。“你说什么呀、巧玲粗的和桶一样差不多能把你装下了,简直是一位农村傻大姐!没珍珍还有玉华和我呢,哪能轮到她呀!”

“怎么、我居然能进入你的芳心?”柳莺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早就欣赏你,可惜你有了珍珍那位,实话告诉你,我常梦见过你呢”。“是吗,这够我乐好几天的了。你可是阳春白雪、我一个下里巴人,不敢攀呐。不过建军不错,你有眼光”。他俩嘻哈诉说着青年男女心里的小秘密边骑边聊,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跑到了县农行。

   农贷科见到小刘,他们递上材料,小刘一页一页地细细看了一番、“材料差不多了,我交给科长审核,然后上会评审。通过了贷款很快会下拨,你们回去听信吧,把联系电话留下”。柳莺留下了电话。请小刘出去吃饭他推辞了。

  出了农行他俩长出了一口气,“中午吃什么?咱们小馆撮一顿解解馋吧,天天玉米面吃的我喘气都是玉米味”,“行、吃什么听你的”。“那还是吃饺子吧,好吃又方便”。榆树的饺子馅大肉多一咬冒油,吃的他俩鼻尖渗汗。

  回队三天后老倌喊柳莺接电话,贷款下来了钱划拨到户。小刘说可以带着支票上县农机公司买拖拉机、派人参加培训了。柳莺乐颠颠跑去告诉队长“那我明早带四个青年上县,你俩去不”?“没我们的事就不去了”。第二天一早队长带着四个小青年去县城买拖拉机、参加学习培训。我继续在队部琢磨着办饲养厂砖厂事项、往各厂家打电话询问设备价格、技术参数。

叮铃铃电话响起他赶快接听,是乌兰浩特工地刘队长来电话。介绍了那边儿工程进展情况,“咱们的人分了九个小组各包一段,人员分三处住、三把火吃饭。 施工线路中有一个水泡子,得开春抽干了水再挖;社员们干的起劲,一个人社员感冒了没大碍”。

施文问集体户同学在那边咋样“都很好,女生做饭打杂男生上工地”。向刘介绍队里情况,“于队长带人上县买拖拉机了,城里拉活的大车燕子来电话说那边一直顺顺当当的;土产收购站顺利开张了,每天来交货的络绎不绝,柳莺领着人四处扩大宣传呢。社员各家都在忙编织;那边社员尽管放心”。刘队长问起砖厂饲养场筹划情况,“我和于队长正一项一项紧着办着呢,你们春节回来再细合计”。“该办的事你们就办,尽量往前赶”。他把八三工地情况说给于队长,社员们知道了情况也放了心。

  周围各队及社员陆续送来席子,茓子、土篮子、大筐。席子十张一大捆,两道腰绑的结结实实;茓子五张一卷;土篮子、荆条大筐五五成螺,队部院子里分门别类码放的整整齐齐。老侯老张俩老头忙着验收,艾洁一张张细心开票。

周边生产队冬闲没活都组织劳力全力搞起了编织,一马车一马车的货接二连三往这儿拉,很快院里席茓篮筐一垛垛小山一样堆满了。柳莺几天和土产通一次电话,那边答应来汽车拉。

这天下午两台大解放到了,验完质量点好数,装车捆牢。验收员关照柳莺,“收货一定看好质量,席子茓子封边很重要,席子边要回别两道炕席花;筐篓的关键是安结实提梁、收好边口。俗话说‘编筐煨篓贵在收口吗’!质量不差货有多少我们收多少”。

柳莺赶快说“质量差不了,希望货款早点打过来,社员急着过年用钱呢”,她把话递过去。“货款没问题、会很快拨来的”。果然,过了两天来电话货款存过来。队长和柳莺艾洁去公社信用社取款下发,拿到了钱社员积极性更高了抢着编起来。家家起早贪黑忙活,越干手法越熟练,忙活一天收入一元不费劲了、一个月一家收入三十多元比在队里混工分多收入一倍。

社员纷纷说“编织这家庭副业挺好,队里的工分省了,社员实实在在增加了收入拿到了钱”,于队长看了几家很满意。

这天于队长说,“晌午别做饭了上我家吃吧,今天我家预备了小米饭,排骨白菜炖粉条请你们”。“今天又不是节,你是特意预备的吧”,他和柳莺艾洁高兴地去了。

于队长家位于屯子中部,一样的农家小院,门前与各家的秫秸篱笆菜园子拉齐,白雪覆盖着菜地。穿过菜地中间的篱笆小道是三间土坯泥草房。中间灶房开门,东屋住人、西屋儿子不在家临时放粮食杂物。屋里墙四壁糊着花纸,里边陈设简单、一看也不富裕。为了他们的到来,中间炕席上铺了一条单人花床单刻意装饰了一下。队长儿子永来在公社兽医站学兽医、不常回来,老伴有时在队里劳动、算半拉子劳力。

一进门她老伴满脸带笑迎接,“不是上山下乡你们城里青年哪能到我们这小地方串门,老于夸你们知青个个人精。快上炕坐,暖和暖和、饭菜好了。冬天没啥菜,来一个是土豆子来一个是土豆子,这小鸡不下蛋可把我憋坏了。天冷喝点酒吧”,“我们不会喝酒,下午还有事不喝酒了”,他们双手直摇。“那就不喝酒”,于队长发话。

一人一大碗喷香的小米饭,肉炒土豆丝、一盆酸菜粉条,里边不少大块排骨肉。队长老伴紧着给他们夹,每人碗上堆得满满的。“邻队有个杀猪的,我叫老婆子赶快买点煮了你们尝尝”,他们三个听了心里一阵热。

“吃吧、吃吧,你们远离父母这儿就是你们的家,可惜条件差点。你们来了队里社员都借了光,要不哪儿找这么多赚钱好事,只能蹲家里受穷风”。“为队里谋出路我们是应该的”柳莺谦虚地说。

  “说得真好、俩姑娘都这么俊,有婆家没有啊”?队长老伴一句话问的她俩脸面羞红。“你农村妇女那一套又上来了,城里青年现在不兴早找对象,别唠这个事让人家难为情”队长拦她。“我们农村就这样,姑娘一大就紧着张罗,你们别笑话我”。她赶忙解释。

  我搭话“唠唠也没啥、柳莺有男朋友了,是我们班的男生叫张建军,和我是好朋友。人家参军了,是个英俊人物我们都佩服”。柳莺脸红了,“咋不坦白坦白你自己呢!他女友是我们班的女生珍珍,人家现在城里上班呢,端的是铁饭碗,不像咱们农民是泥饭碗”。

  “我就估么着,这么光鲜的姑娘哪儿剩得下,肯定有主了。艾姑娘一定也有了吧”?队长媳妇问艾洁。“我可真没有,现在也不想考虑那个事”艾洁红着脸赶快说。“那是、那是,好姑娘嫁这地方瞎了,农村地垄沟找豆包有啥大出遛”。

回走道上柳莺埋怨施文泄露天机。“我是故意散播出去的,不然你会被媒婆包围。说出去他们死了心你也少了不少麻烦,我是有意帮你和建军”。“就你鬼心眼多”柳莺一笑说他。

施文把那天铡草社员唠闲嗑的话说给她俩听,她俩一阵笑。“那个小霞我见过、长睫毛大眼睛,长的又高又漂亮,苗条秀气像个模特儿,那身材可是百里挑一,户里哪个男生摊上了她可是走了桃花运”柳莺说。“那得提醒男生掂量好,不能随便答应人家,应了就得一心一意的,不能图一时好看以后抖落不开,终身大事不可儿戏”。

  晚上他抱一大堆秫秸柴禾把火道烧热,集体户房子墙面抹了白灰暖和了不少,就是墙面出汗淌水一冬天湿漉漉的。每个人的被褥挪离了墙面,每天烧火加快干燥。不住人的女生屋也要烧火,怕墙面冻裂。

  董文书齐会民上县学拖拉机,户里只剩他和柳莺艾洁三人。晚上施文蹲灶坑边儿烧火,用热灰焐熟了几个土豆和柳莺艾洁仨人炉边边吃边聊。

“你被子往我们这边挪挪、炕头热乎,离我们那么远干啥?显得你文明规矩啊”?柳莺把我的被子从炕梢拽到了炕头与她隔帘挨着。“不是,我是怕晚上睡觉打把式扰着你俩”。“有帘挡着你还能打进来咋的”?“那不能,那就不是做梦问题、而是作风问题了,我不会、也不敢”。“说实话、你心里想不想女生”?“男人的欲望我当然有,保持理智我也做得到”!“你真猾头”,柳莺轻佻话挑逗他,探寻着男生的内心世界。“珍珍知道了我跟女生唠这个会生气的”!柳莺眼斜了他一下板起脸佯生气,“吆、你还是个正人君子呐,快去给珍珍写信表忠心、和她甜言蜜语吧、我不骚扰你了”。  

半夜醒来,一只白皙细软的手臂伸在我被边儿旁,这是柳莺的手臂、隔着帘的是她!我心里一阵突突狂跳。不仅轻轻捏弄了一下她那光滑的手臂,女生充满青春活力的身体太诱人了!禁不住伸手摸了一下她那鼓溜溜的身体、被柳莺那圆润凸起的乳房强烈吸引,禁不住伸手又偷偷抚摸了一下。手刚触及她薄薄的小背心,心脏又狂跳不止。“她睡熟了、手是无意识伸过来的吧?知道了我摸了她会恼我么”?忽然想到了朋友建军,立刻停住手收回来,唉、“朋友之妻不可欺”,我真该死!怎么会有侵犯朋友女友这么卑鄙念头!我暗骂自己。呓语中柳莺手动了一下,我心有忏悔赶快转身睡觉努力不想她。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ntsq.com/22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