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贫困线标准(美国贫困线标准2021与中国贫困标准)

美国贫困线标准(美国贫困线标准2021与中国贫困标准)

>>James D.Agresti<<

“公正事实”(Just Facts)组织的一项突破性研究发现,在计入所有收入、慈善捐献和非现金福利(如住房补贴和食品券)之后,最穷20%美国人消费的商品和服务,超过了大部分富裕国家的国民平均消费水平。这些富国包括著名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大多数国家及其欧洲成员国。换言之,如果美国“穷人”是个国家,它将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德国北部私立高等专业学院经济学教授、瑞士中小企业联合会首席经济学家恩里克·施奈德(Henrique Schneider)博士对这项研究做了回顾。在研究了原始数据和“公正事实”组织的方法之后,他总结道:“这项研究是合理的,符合学术标准。我个人认为,它提供了度量贫困的宝贵见解,有力增进了这一领域的研究。”

“最穷”的富国?

2019年7月1日《纽约时报》视频专栏谴责“假新闻”,呼吁对“美国作为全球最伟大国家的神话”采取“更去伪存真的做法”。《时报》视频制作人泰格·詹森(Taige Jensen)和那伊玛·拉扎(Nayeema Raza)宣称美国在许多方面“远远落后于欧洲”,并且“和‘发展中国家’的相似之处,比我们承认的要多。”

他们表示,这方面一个“好的检测”,是美国在(“36国组成的,主要是富裕的、西方的和民主的”)经合组织中排名如何。然而,在审查这些排名时,他们违反了自我标榜的标准,破坏了真相。尽管他们的标准声称:“你可以表达任何你想表达的意见”,但“一篇文章中的事实必须得到支持和验证”,“如果某场战役不是在某日开始的,你就不能说它开始于那一天。”

一个主要事例是,他们声称,固然“美国是经合组织中最富有的国家”,“但我们也是最穷的国家,贫困率高达18%——比西欧更接近于墨西哥。”

这一论断促使“公正事实”组织利用经合组织、世界银行和美国政府经济分析局的数据,对这一问题进行了一项严谨的独创性研究。调查发现,《纽约时报》不仅在这个问题上大错特错,还报道了与现实截然相反的情况。

和谁相比更穷?

与《纽约时报》言论相悖的最明显证据,是一行位于经合组织贫困率数据上方的说明。这行字解释说,这些比率衡量的是国家内部而不是国家之间的相对贫困。如报告所述,这些数字代表的是达不到其本国“家庭收入中值一半”的那部分人,因此,“两个贫困率相同的国家,在贫困人口相对收入水平方面,可能存在差异。”

经合组织的度量法分派给美国的贫困率(17.8%),要高于分派给墨西哥的贫困率(16.6%),揭示了这一点。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墨西哥35%的人口,日生活费不足5.5美元,而美国仅有2%的人口日生活费低于这个水平。

因此,经合组织的贫困率并不能说明哪国“最穷”。然而,《纽约时报》对这些贫困率指标的误读正缘于此。

同样的观点也适用于“贫困”这个话题的更广泛讨论,它可以用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来度量:1)相对贫困或2)绝对贫困。如果主持人没有回答“和谁相比是贫困的”这个问题,那么度量贫困的相关指标(像《纽约时报》所引用的),就可能会产生误导。绝对指标,比如收入低于某一水平的人数,更直接也更具有启发性。

未度量的收入和福利

为了准确地比较各国之间或各国内部的生活水平,有必要考虑物质福利的所有主要方面。上述数据没有做到这一点。

经合组织的数据存在着异乎寻常的缺陷,因为它是基于“收入”的,不包括美国大量非现金政府福利和私人慈善捐献。例子包括但不限于以下:

?由医疗补助计划、免费诊所和儿童健康保险计划提供的医疗保健。

?食物券、学校午餐、学校早餐、施粥室、食品配膳室及妇女、婴儿及儿童计划所提供的营养。

?通过租金补贴、公用事业援助和无家可归者收容所提供的住房和便利设施。

世行数据包括这些项目,但仍不完整,因为它基于政府的“家计调查”,而美国低收入家庭,在此类调查中,极大低估了自己的收入和非现金福利。2015年《经济展望杂志》上,一篇题为《危机中的家计调查》的论文表示:

?“近年来,在几项主要的”政府调查中,“超过一半福利补贴和近半数食品券资金被遗漏了。”

?美国低收入家庭获得的政府福利被少报的情况“急剧增加”。

?这种“收入低估”掩盖了“政府项目的减贫效果”,并导致“对贫困和不平等的言过其实”。

同样,美国经济分析局解释说,此类调查“(的对象)在回忆收支方面存在问题,而且会故意少报某些项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说法大致相同,它写道,“由于许多不同的原因,在家计调查中,受访者倾向于少报自己的收入。”

这里还有一个大得多的教训。当政客和媒体谈论收入不平等时,他们通常使用的统计数据没有对中低收入家庭获得的大量收入和福利做出解释。这极度夸大了不平等,助长了有蒙蔽性的叙述。

相关的、可靠的数据

世行对物质福祉的“首选”指标是商品和服务的“消费”。这是缘于“可靠性的实际原因,且因消费被认为比当前收入更好地反映长期福利水平”。同样,正如《人力资源杂志》2003年发表的一篇论文所解释的那样:

?“一项对美国贫困家庭的研究表明,消费报告比收入报告更好”,而且是“更直接衡量物质福祉的指标”。

?“消费标准是贫困线最初设定的背后原因”,但政府现在使用收入,是因为收入“易于报告”。

世行发布了一组关于消费的综合数据。这组数据不依赖于家计调查的准确性,包括了所有商品和服务,但只提供每个国家而不是其最贫困人口的人均消费。

然而,美国经济分析局发布的一项研究,恰好提供了2010年贫困人口的人均消费数据。结合世行同年的数据,这几组数据显示了,美国最穷20%家庭的人均消费水平,高于经合组织和欧洲大多数国家的平均水平。

2010年经合组织

各国人均消费

美国“穷人”(他们在消费上胜过西班牙、丹麦、日本、希腊和新西兰等国的一般人)的高消费,并不意味着他们生活的更好。这是因为国民生活质量还取决于其所在社区和个人选择,比如他们选举的当地政客、犯下的暴力罪行以及做出的支出决定。

例如,农业部的一项研究发现,领取食品券的美国家庭,在加糖饮料、甜点和糖果上的花费,要比水果和蔬菜多50%左右。相比之下,没有领取食品券的家庭,在水果和蔬菜上的支出略高于甜品。

尽管如此,事实依旧是:和世界上大多数最富裕国家的平均水平相比,生活在美国的“特权”为穷人提供了更多的物质资源。

该数据的另一重要优势是,它根据购买力进行了调整,以衡量生活面积、食品、智能手机等等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这消除了通胀汇率等因素作用的混淆。因此,一个国家的苹果和另一个国家的苹果是一样的。

为了保证抽样调查结论的准确性,“公正事实”组织将世行的全美消费数据与美国经济分析局的数据进行了比较。他们之间的差距在2%以内。所有的数据、文档和计算都可以在其官网上的电子表格中找到。

鉴于这些事实,《纽约时报》的这一说法——美国“与‘发展中国家’的相似之处,比我们愿意承认的要多”——变得甚为牵强。2010年,即使是最穷20%美国人消费的商品和服务,也比世界上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高3到30倍。

这些巨大的生活水平差距,是人们从发展中国家移民到美国(而非相反)的主要原因。

为什么美国如此富有?

《纽约时报》本可以通过重现美国如此成功的原因,帮助世界各地人口改善物质福利,而非一味加以诋毁。然而,这需要传达下列事实,其中许多事实是《纽约时报》以前错误报道过的:

?高能源价格,像欧洲雄心勃勃的“绿色能源”计划,导致了人们生活水平的降低,尤其是穷人的生活水平。

?高税率降低了工作、储蓄和投资的动机,而这些可能产生了广泛的有害影响。

?丰富的社会项目可以通过多种机制减少市场收入——正如奥巴马总统的前首席经济学家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所解释的那样,“政府援助计划”为人们提供了“不工作的动机和手段”。

?无论哪一国,整体生产力都向下“涓滴”给穷人,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麦当劳员工的实际购买力,要高于欧洲同行的实际购买力,同时是拉美同行实际购买力的6倍,尽管他们用同样的技术从事着同样的工作。

?人们对性、婚姻忠诚和家庭责任的态度转变,导致了家庭解体,这对家庭收入产生了强烈负面影响。

?与《纽约时报》直接矛盾的是,大量数据表明,激进的政府监管会损害经济。

许多其它因素与国家和个人的经济状况有关,但上述一些关键因素,让美国相对于许多欧洲和其它经合组织国家具有优势。

“真相是值得的”

《纽约时报》在视频结尾声称,“美国可能一度是最伟大的,但今天的美国,只是还过的去。”事实上,美国在经济上非常的例外,最穷20%美国人比全球富国集团中的许多国家还要富有。

去年,《纽约时报》采用了一个新口号:“真相是值得的。”【《纽约时报》推出这一口号,旨在表明,原创、独立的新闻报道需要资源、时间和奉献,而订阅《纽约时报》在这方面是至关重要的——译注】然而,在这一及那一事例上,该报以害人不浅的方式扭曲了真相。对于美国,《纽约时报》在这段视频中,还发表了其他虚假言论,笔者将在以后文章中予以一一驳斥。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ntsq.com/3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