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直播现场好看吗(案件直播现场结局)

案件直播现场好看吗(案件直播现场结局)

几万人观看的直播现场,男主播被人当场杀死,嫌疑最大的女子却有铁一般的不在场证明

本故事已由作者:苦弦子,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奇谭”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一起众目睽睽的凶杀案

晚上九点十分,吴风坐在学五食堂里吃夜宵。

老样子,一个人,一碗八块钱的酸辣粉,一边吃,一边刷着手机里的故事。

突然,手机上方跳出一红一绿两个硕大的按钮。

电话来了,备注是“佳佳”。

“快看直播!”电话那头的许佳大喊。

“什么直播?”

“快点开我发给你的地址,直播里杀人了!”

听到“直播”,吴风一点感觉都没有,可一听到“杀人”,吴风来了劲,连忙点开微信,进入直播间。

页面上不见人影,正中央是一个小茶几,茶几上放了很多面膜,茶几和面膜都已经被血染红了。

吴风正打算凑近了细看一下,直播关闭了。

“什么情况?谁被杀了,女主播?”吴风问。

“真笨,是男主播,我刚才拍下来了,视频发给你吧。”

一分钟后,许佳的小视频传了过来,吴风点开。

画面中,一个男人的身子扭曲着半跪在地上,长长的头发被一只戴手套的手抓住,花衬衫掀开,露出整个胸膛和小腹,突然,一把雪亮的刀伸入镜头,对准男主播的小腹狠狠捅了过去,顿时血流如注。

那只抓住男主播头发的手狠狠一甩,男主播脑袋一耷拉,整个人像一只被割断脖子的公鸡,瘫了下去,跌出了镜头。

几个香水瓶子倒在地上,被血染红的茶几静悄悄立着,好像被吓傻了。

“到底什么情况?你认识这个男主播?”

“我怎么可能认识,真认识的话,你还不吃醋吃死啊!这个直播是我刚才偶然刷到的,一点进去,直播刚好开始,看起来是卖女性用品的。奇怪的是,男主播一句话都没说,刚在镜头前晃了两下,就被一只手抓住了,后面的事情,视频里你都看到了。”

“我的天,你的意思是说,一场直播刚刚开始,主播被人当场杀了?!”

“对,凶手就是在镜头前杀的人,不过她始终没露脸,光凭一只手,应该不知道是谁吧?”

“这个直播好像很火……”

“对,我也注意到了,才开始就有五万人了,天呐,凶手在五万人的直播间里直接杀人,一刀毙命!这也太劲爆了!”

“你积点口德吧,这是凶杀案……”

“什么凶杀案啊?我们以前碰到的很多案子,死的人本来就罪有应得。”

“行了行了,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吴风语速慢了下来,“你仔细看,这个男主播好像是没睡醒的样子,眼睛都没睁开。”

“咦,我刚才怎么没发现?还真是的,他一上来就是闭眼的,应该不会被人下了药吧?”

“第一,凶手为什么要在直播间杀人?第二,为什么死者会被灌醉或是吃了药?”吴风说。

“帮你爹搞了几个案子,你这脑袋越来越厉害了,我也提一个问题吧,凶手既然在直播间杀人,说明他可能根本就没想过要逃走,那么,他为什么要戴手套?”

“你这个问题很有道理,我推测,这个众目睽睽下的直播间杀人,凶手未必那么容易抓到。”

“糟了!我想到一个事,凶手捅了男主播一刀,男主播不一定就会死啊,我们应该帮他报警!这个直播是在我们本地生活平台链接进去的,他可能就在我们市。”

“我们分个工吧,你帮他报警,我把这事告诉我老爹,他估计今天又得加班了,希望他的老腰受得了,枸杞不知道够不够吃。”

吴风挂了电话,很快拨出另一个号码。

“老吴,出大事了,刚才,准确地说是九分钟前,在一场线上的直播间里,男主播被人捅了一刀,不知道死没死?”

“我早就接到报案了,还用等你这马后炮的消息。”

“哦好吧,你接到就好,祝你破案顺利。”

“我跟你赌一百万,这种直播间的当场杀人,两个小时内抓到凶手!”

2.奇怪的现场

三个小时后,吴国正带着一堆警员站在直播间门口,外面早就拉起了警戒线。

“怎么过了这么久才找到直播间地址?”吴国正大声问。

“这个直播间用了代理服务器,我们一开始也没注意,都找到东北边境的一个县城去了,给那边的同行打过电话,才发现上当了。”助手严峰说。

吴国正看了眼手表:“他妈的,都过去三个小时了!你再把现场情况汇总一下。”

“我们赶到的时候,人已经死了,初步鉴定是腹部中了一刀,失血过多,死者名叫陶文琪,是本地小有名气的一个主播,曾经一个小时带货一百多万,转化率超过百分之十,这在我们市已经是头部水平了。”

“先直接说现场,人物关系后面再排查。”一看到流逝的时间,吴国正就有些心思不宁。

“现场目前没有找到任何凶手的痕迹,一个脚印都没发现。”

“凶器呢?”

“就是直播现场出现的那把刀,已经在房间里找到了。”严峰递上一个证物袋,里面放着刀子,凌乱的血迹遍布刀身。

吴国正捏了捏刀子,没看出啥花样来,又问:“这上面也没发现指纹?”

“要拿回去检查确认一下。”

“这就奇怪了,凶手在现场没有留下脚印,说明他有备而来,可是,他明明在直播镜头前作案啊!”

严峰一拍桌子:“没错,用你儿子吴风的话说,这个在逻辑上讲不通,一个是要隐藏自己,一个偏偏要暴露自己。”

“什么我儿子的话,这就是我的推理!”吴国正趴在窗户上,俯瞰下面的小区,“只能靠一个老办法了,查监控,你别告诉我这个小区的监控坏了。”

“监控好着,另一个组的人已经去查了,估计很快有结果。”

“我看过那段直播的视频,死者好像是处于昏迷状态对吧?”

“法医还没有验尸,初步推断,可能是吃了安眠药之类的东西。”

“这就更奇怪了!直播杀人,唯恐天下不知,却要让死者昏迷,还不留痕迹,你觉得凶手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吴国正问。

“吴队,你这是在考我?”

“随便说。”

“我觉得凶手很有可能是个精神不正常的人,体型很瘦小,还和死者有仇。他想借直播来当众报复,又怕打不过对方,只能下药,作案后,他也不想暴露自己。”

吴国正摇头:“不,能这么精密策划的人,精神怎么会不正常,他脑子起码比我那个儿子好使。”

“吴队,我看这案子有点诡异,实在不行就向吴风求救吧。”

“你闭嘴!”

吴国正的电话猛地响起。

“喂,什么?监控查到了,我马上过来。”

吴国正急匆匆跑到保安室,大喊:“看到凶手了吗?”

警员还没说话,保安大叔就抢着回答:“报告警官,就是这个穿红裙子的女的,她和男主播一起走进小区,杀人后,这个女的一个人从小区里走出来,这些监控都拍到了。”

吴国正急忙倒回监控,就像保安大叔说的,八点十分,男主播牵着一个女的手进入小区,九点十五分,这个女的独自离开,中间刚好是直播现场杀人。

“还有其他可疑的人吗?”

“吴队,就这个女的可疑,从时间上来看,几乎可以锁定她就是凶手。”

“我看她戴了帽子和口罩,根本认不出人脸……”

“报告警官,我知道这个女的是谁。”保安大叔说。

“那你还不快说!”

“警官,我说了,有没有什么奖励,我看之前,有的案子能赏十万块……”

“先抓到凶手再说!你隐瞒不报,不是赏十万的问题,可能拘留十天。”

“我说我说,这个女的和这个男的是男女朋友,他们三个月前就租在这个小区了,女的好像叫……我听男的叫她小雨,他们关系可亲密了,哦对了,这个女的脸上有很多疤,像是被火烧过的,挺丑,不知道男的怎么会看上她的……”

吴国正有些不耐烦地一挥手:“说重点,你知不知道这个小雨的联系方式,或者住在哪里?”

“哎呀,警官你不说我都忘了,我有这个女的微信啊,一个月前她在小区门口丢了身份证,被我捡到了,她加了我微信,我真是老糊涂了。”保安大叔打开微信。

吴国正抢过保安的手机,点开小雨的资料,手机号清清楚楚地显示在那里。

“马上分工,我和严峰直接联系她,必要的话,上门抓捕,其他人查一下这个号码的通信记录。”

吴国正走出保安室,输入那个手机号,彩铃只响了一秒钟,对方就接了。

“你好,我是小雨,你是哪位?”小雨的声音很甜。

吴国正这下反倒是愣住了,在他的预想中,要么对方是空号,要么凶手根本不接电话,怎么会这么镇定地回答?

“我是市刑侦队的,我们怀疑你和刚刚发生的一起谋杀案有关……”

“刚刚发生的谋杀案?警官你说的是不是网上那个直播杀人啊。”

“对,你……”

对方打断吴国正的话:“我也看到那个直播了,杀人是在九点多,可我九点半前都在野风酒吧喝酒,不信的话,你们可以查。”

“你把地址报一下,在家里不要出去,我们会过来调查的。”吴国正挂了电话。

严峰凑近了说:“吴队,我刚才查过了,野风酒吧就在这附近,两百多米,走路就能过来。她完全可以……”

“可以个屁,你没听她说吗?九点半前都在酒吧,案发是在九点十分,几万人在线看到的,时间绝不可能出错。马上派人去酒吧核实情况。”

一个小时后,回到办公室泡枸杞的吴国正收到信息:“吴队,已经核实过,这个小雨从晚上七点半到九点半都在酒吧,有监控记录,还有调酒师作证,因为小雨每过十分钟就去调酒师那里看调酒,还顺带买一杯。”

“这样的话,难道凶手有其他人?”吴国正陷入沉思。

“吴队,有个新情况,刀把上发现了一个指纹!”严峰收到信息。

3.直播间遇险

“吴风,你这次也没放假,就老老实实待在学校吧,这个案子呢,我帮你爹查一查。”

“我老爹打赌说两个小时内抓到凶手,现在,四五个小时都过去了,他电话也不接,估计没脸见我了。”

“哪有这么说自己爹的,我倒是了解了一些信息,想不想知道。”

“不想。”

“你不想,我偏要说,死者叫陶文琦,是我们市比较有名的一个主播,但是,你知道这个陶文琦是什么出身吗?”

“什么出身?”吴风急切地问。

“他不像很多主播是穷苦出身,靠颜值到大城市打拼的。他的爸妈都是本市国企高管,家里有钱有势。”

“那他为什么当主播?”

“我查过他的履历,他从小学习就差,除了学习什么都玩,不过,作为男的,颜值还真的高,至少比你高了几倍,”许佳故意停顿一下,听吴风也没什么反应,有些失望地继续说,“五年前,他突然干起了主播,没人知道原因,可能就是想秀一秀自己吧,他爸妈就这么一个独生子,儿子要干什么,那是全力支持,给他配团队,找场地,甚至找好了很多合作的商家,这么一来,想不火都难啊。”

“然后呢?有没有和本案有关系的线索?比如,他得罪了什么人吗?”

“我查过资料,这个人在直播间是真的迷人,女粉丝特别多,这次他死了,公安局警情通报下面留言几千条,大部分是女的,要求尽快破案。”

“不,他一定有仇人!而且是很深的仇恨。”吴风斩钉截铁地说。

“你怎么知道?”

“直播间公然杀人,你不觉得有点像公开处决吗?”

“对哦,好吧,算你厉害,我决定去这个陶文琦家里看看,比如搜查他的房间。”

“你去?他能让你进门才怪。”

“我家里有女警服,还有我妈的证件,她去世后,证件一直留着,很漂亮很年轻的,看起来跟我差不多。”

“好吧,那你注意安全。”

“我要遇到危险,那就说明接近真相了哈哈。”

许佳在房间里换上警服,快速弄了个发型,拿上妈妈的证件,小心地在掌心里擦了擦,打车去了陶文琦的家。

这是一个郊区的独栋别墅,保安看着证件,问:“你找陶总?”

“对。”

“你是警察?”

“对。”

保安对着许佳左看右看。

“啪”地一声,许佳一巴掌打在岗亭的护栏上:“警察办案,你耽误不起!”

“我这也不是要耽误你,陶总一家人都不在。”

“今天星期天,他们去哪里了?”

“陶总在美国旅游,昨天晚上,他们的儿子不是在直播间被人捅死了嘛,陶总老婆一大早就去城西的创意小镇了。”

许佳迅速给吴风发了信息。

“我只有一个推测,陶文琦直播间里可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他妈妈赶去收拾了。”吴风回道。

许佳迅速打车到了创意小镇,站在一个挂牌“文琪梦工厂”的公司门口,按了门铃。

无人应答,接连按下去,依然没人回应。

“有人吗?警察!”

许佳注意到,公司里面的灯虽然灭着,但前台一个饮水机亮着绿灯,里面肯定有人!

许佳正准备绕到另一个方向观察,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肚子滚圆的女人开了门。

“你好,请问你找谁?”

“你是陶文琦的妈?我是警察。”

许佳把证件在对方眼前一晃。

“快请进,我是陶文琦的妈妈邹芳敏。”对方脸上丝毫不见悲伤,反倒有一些惶恐。

许佳慢慢走进去,身后的玻璃门悄无声息地关上了。

突然,许佳闻到一股焦糊味,她使劲嗅着这股味道,顺着气息右拐,走过那个最大的直播间,拐到右边一个不足三平米的小单间里。

地上有一个铁盘,里面有一堆灰烬。

“你在烧什么?”许佳问,她面对着铁盘,丝毫没有注意到,邹芳敏从背后一步步走过来,手里拿了一根高尔夫球棍。

“咦,这个照片是?”许佳从灰烬里抽出小半张照片,里面是有两个人,可以辨认出,其中一个正是陶文琦,另一个竟是个一丝不挂的女子!

许佳刚要转身,邹芳敏的球棍高高举起,正要落下,外面传来玻璃门被砸烂的声响。

还没等邹芳敏反应过来,几个男子举着手枪围住了她,当先一人正是严峰,他劈手夺走球棍,虎着脸说:“你儿子刚刚被杀,你自己还想杀人!活腻了!”

“警、警察咋说话呢?!你们欺负老百姓!”

“欺负个屁,你不是老百姓,你是老百姓的敌人!马上搜!”

4.隐秘直播

许佳坐在文琪直播间的沙发上,隔壁的严峰正带人询问邹芳敏。

“老实交代吧。”

“你让我交代什么?”

“不要以为你官大,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你儿子犯了什么罪,你心里没点数吗?还敢来销赃!还敢打人!给我交代!”

“我先打个电话。”

邹玉敏跑到外面,低声说了几分钟,回来坐下,“咕咚咕咚”喝了很多水,缓缓说道:“我儿子干的这些事,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他从两年前开始,好像突然迷上了一种网络,就是我们平时见不到的那种。”

“见不到的网络?!”

“对,就是服务器在国外的,他在上面看各种直播,后来他自己也在上面搞直播。”

“直接说重点!”

“他后来就,就和这个女的一起直播,好像也能赚点钱,当、当然,他也不在乎那个钱,他就是兴趣爱好。”

“兴趣爱好?!虐待一个女的,都快把对方弄死了,这叫兴趣爱好?!他怎么认识这个女的?什么时候开始认识的?”

“就在他迷上那个网站不久,我们市的秋涛路那里来了个女流浪汉,看起来年纪不大,衣服很邋遢,蓬头垢面的,整天在大街上晃悠,有时候捡捡瓶子,有时候直接坐下来讨钱,听说晚上睡在各种地方……我有天早上也看到她被商场保安赶了出来,当晚估计只能睡在大街上了。”

“所以,你儿子趁人之危了?”

“这个女的其实很漂亮,我儿子也是偶然发现的,就把她带回来了,一打扮化妆,再穿上漂亮的衣服,简直比现在的一线女主播还诱人。所以,我儿子就把她留下来一起直播。”

严峰冷冷注视着对方,突然拿起杯子狠狠砸在地上,碎片四分五裂。

“所以你儿子就虐待她,靠这个直播赚钱?!”

几张照片摆在邹芳敏面前,照片是直播镜头截取的,那个女的或是拴着狗绳跪舔地上的米饭,或是被陶文琦鞭打……

这是用语言文字不能形容的触目惊心。

邹芳敏把照片推到一旁,笑道:“这女的有间歇性精神病,没爹没妈,在街上流浪,我儿子把她弄回来直播,给她吃好的穿好的住好的,这是在帮助她,怎么能说是虐待?”

严峰突然冲上去,掐住邹芳敏的脖子,旁边两名警员急忙拦住,掰开严峰的手臂。

“呵呵,警察这么粗鲁的吗?我又没犯法,犯法的是我儿子,他已经死了,你们赶紧抓凶手吧,抓不到的话,有你们好看!”

“这个女的后来去哪里了?”严峰忍住怒火。

“不知道,有一次直播的时候,我儿子掐她脖子,差点出了人命,好像有人举报,就把她送走了,再也没见到过。”邹芳敏轻描淡写地说。

“在笔录上签完字,马上给我滚!这个直播间我们封了!”严峰吼道。

严峰整理了一下询问内容,给吴国正打去电话。

“严峰,你不觉得有两点疑问吗?这个邹芳敏急着跑来销毁儿子的直播证据,怎么这会儿又不怕了?还有,儿子死了,这个当妈的怎么没一点悲伤?”

“吴队,我都查过了,这个儿子是她老公跟小三的私生子,邹芳敏自己没有生育能力,她巴不得陶文琦死掉,这样或许能匀点家产给她娘家人。还有,邹芳敏一开始是想销毁证据的,甚至打算向你儿媳妇行凶,刚才打了电话,她老公又给了她底气,说任何罪都可以推到他儿子身上……”

“什么儿媳妇,你说话注意点,她高中没毕业。”

“那不是也差不多嘛。”

“马上查一下这个女的去了哪里,我现在怀疑这个女的是真凶。”

“好,只要她活着,一定能查到。”

严峰走到许佳跟前,递给她一杯水。

“你们这么来得这么及时?”

“是吴风通知他老爹的,吴队就派我过来了。”

“我觉得陶文琦死有余辜,要不你们别查了。”

“那不行,一码归一码。”

“如果这个女的是凶手呢?她只是给自己报仇呢?还抓她吗?会判她死刑吗?”

严峰犹豫了一会,说:“我送你回去吧。”

“哦,吴风刚刚给我叫了车,就不麻烦你了。”

“哈哈,吴队的儿子很不错的,偷偷告诉你,这个案子,吴队肯定最后得求他儿子。”

“为什么?”

“因为凶器上发现的那个指纹。”

5.奇怪的指纹

吴国正愁眉苦脸地坐在办公室,对着一份检测报告发呆。

“要不,再问问你儿子吴风?”严峰说。

吴国正摆摆手:“真的是怪事,整个直播间里什么痕迹都没留下,好不容易在凶器上找到一个指纹,指纹已经反复验证过,就是那个小雨的,也就是说,这个小雨肯定是凶手啊。可是,酒吧那边已经确认无数次了,小雨在九点半前,半步都没有离开过。”

“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她用了什么障眼法,中途跑过来杀了人。”

“十分钟,调酒师说了,小雨每隔十分钟就跑他面前聊天,除非她能在十分钟内赶个来回,还杀了人。”

“吴队,要不我们试试看?”

“行,如果试了还是不行,只能放人了,小雨暂时拘留着呢。”

两人开了警车到野风酒吧门口。

“我们已经彻底排查过,她绝对没有开车或打车的可能,剩下的无非两种方式,跑步或骑自行车,严峰,你体力好,跑步,我找个共享单车骑一下。”

“吴队,你中年人更需要锻炼,要不还是你跑……”

“嗯?年轻人怎么学会挑三拣四了?”

吴国正急忙刷了一辆单车,往陶文琦出事的小区拼命蹬去。

严峰甩开大步跟在后面,好几次差点超过吴国正。

两人几乎同时到了小区的北边,那里有个没有监控的小铁门可以出入,上了楼,到了直播间里面,一看时间,已经过去了六分钟。

“我看绝对来不及,”严峰说,“来回就超过十分钟,这还不算杀人的时间。”

“别、别忘了,咳,”吴国正喘着粗气,“保安大叔那边是有、有监控记录的,案发前,陶文琦跟一个女的进过小区,后来这个女的单独出去了,这个女的可以肯定是凶手,但从时间来看,她绝对不可能是小雨。”

男子直播当场被害,证据指向的嫌疑人,却有完美不在场证明

“可是凶器指纹是小雨的……”

“哎呀,我们真是笨蛋,这还不简单,凶手就是这个女的,她和陶文琦、小雨有仇,杀了陶文琦,故意留下小雨的指纹,嫁祸小雨,一箭双雕。”

“对!吴队分析得有道理,不愧是多年刑侦高手!那我们现在放了小雨,追查这个神秘女的?”

“不急,我再问她点东西。”

吴国正回到警局,坐在小雨面前,注视着小雨脸上被火烧伤后留下的疤痕,这些疤痕看上去极为狰狞,像是隐藏着秘密的毒蛇。

“警官,该说的我都说了,我不可能有时间杀人的。”

“你和陶文琦是怎么认识的?”

“是我主动找他的,我从小就有一个直播梦,可惜没有平台和机会,自己一个人做的话,可能也出不了圈,有一次我在网上看到陶文琦的直播,感觉特别好,我就私信给他,他让我发了生活照,很快就同意了。”

“他为什么那么快同意?”吴国正盯着小雨的脸。

“警官,你肯定以为做直播需要漂亮女的,但是,陶文琦经常做面膜直播,他想把我当作反面例子……”

严峰俯在吴国正耳边说了几句,吴国正一拍桌子:“你直播的不只是卖面膜吧?”

“我就是直播这个啊,我们做了一年的规划,看这个面膜对我的脸有没有功效,很多人都围观……”

“我不跟你绕圈子了,你可能是没有时间杀人,但你伙同陶文琦,在外网的一个直播间里做另一种直播!”

被突然点破,小雨有些不适应,她拼命咽着口水,低头说:“是,我们是有另一个直播间,一般人看不到的,问配合他玩游戏,我扮演一个被毁容、被虐待的女孩子,一开始,我就是以这个为理由联系上他的,卖面膜的直播只是一个幌子。”

吴国正看对方承认了,态度反而温和起来:“你为什么要主动干这个?”

“为了钱。我爸妈在外地开店的,一家人都住在店里,高中的时候,发生了一次火灾,爸妈死了,我的脸也毁了,这些年来,我在很多地方流浪,赚不到钱,还被人欺负。”小雨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眼泪“啪嗒啪嗒”落在地上,声音大得几乎每个人都能听见。

“要赚钱,你可以干别的,送外卖也行,何必犯法呢?行了,这个我们后面会另案处理,你先回去,不要离开本市,随时听候传唤。”吴国正拍拍小雨的肩膀。

“吴队,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一个外地的孤儿,她怎么知道那些外网活动?她又为什么非要找陶文琦?”

“你的意思是:这个小雨很可能是故意找上陶文琦的,引他上钩,再杀了他?”

“理论上是这样,但是,小雨绝对没有时间杀人。”

“你让我一个人思考下。”吴国正走进一个空办公室,给吴风打去电话。

“老吴,两小时抓到凶手,你输了一百万啊,这个钱先存着吧,帮我付首付。”

“说正事说正事,小区的保安大叔说,那个女的就是小雨,我们对比过体型,甚至分析过步态,确实差不多,但是,小雨那个时间还在酒吧,根本不可能到小区来,所以我们认为,凶手另有其人,她可能在嫁祸小雨,你对这案子怎么看?”

“老吴你分析得有道理,我建议先放下小雨,集中精力查那个女的,还有,一定要查那个精神病女,我怀疑……”

“你怀疑是她回来报仇了?哈哈,英雄所见略同,我也这么想的!”

走出办公室,吴国正一拍严峰的肩膀:“别纠结了,听我指挥!先查案发当时那个神秘女的!你再找五个人来,集中精力看监控,我就不信她出了小区能人间蒸发!另外,跟进一下另一个组,看看被陶文琦虐待的那个女的查得怎么样了?”

办公室灯火通明,七个人围着桌子坐成一圈,每人一台电脑,每人负责看几个街区的监控。

那个神秘女子的行走路线被一段一段地拼接起来,凌晨三点多钟,一个年轻的警员喊道:“她最后去了九阳连锁宾馆!”

“其他人继续监控,我和严峰去抓人!”

6.抓精神病女

吴国正和严峰很快驱车到了九阳连锁宾馆门口。

“见过这个女的吗?”吴国正拿出一张小雨的照片,一张小区门口那个神秘女子的监控身影。

“这不是一个人吗?”前台说,“她叫什么名字?我查一下。”

“蒋欣雨。”

“哦对,我想起来了,就是她,脸上有疤的,她在这里长租,503房间,还挺会讲价,一个月三千,非要讲到两千九,一百块钱都要讲……”

吴国正和严峰没理会她的唠叨,拿了门卡,对视一眼,心里均想,小雨已经有一个租住的公寓了,昨天就是从那里把她带回警局的,这怎么又冒出一个长租宾馆?

一个乘电梯,一个走楼梯,一路到了503门口,吴国正冲严峰摆摆手,从兜里掏出手枪。

“滴”的一声,门被刷开,两人冲了进去,只见床上坐着一个女子,只穿了内衣,背对着房门。

“举起手,慢慢转过身来!”

女子转过身,脸上的疤痕似乎更深了,正是蒋欣雨。

“小雨?!你在这里干什么?”

“法律没有规定我不能在这里吧?”

“你一个人为什么租了公寓,又在这里长租宾馆?”

“法律没有规定公民不能这么干吧?”小雨笑道。

吴国正瞪圆了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话。

“吴队,我建议彻底搜查这个房间,小区监控里那个女的绝不可能是小雨,她最后到了这里,一定能留下蛛丝马迹。”

吴国正点点头,警告小雨:“如果你知道什么,最好现在就说出来,算你自首。”

小雨看着窗外,没有说话。

吴国正电话响起。

“那个被陶文琦虐待的女的,有线索了!”对方说得很大声,“她被陶文琦囚禁、虐待了一年半,五个月前因为陶文琦怕惹事,被放走了,在我们市底下一个县城的古镇里流浪,三个多月前,具体来说是6月17号,她突然消失,再也没见到过。”

“再加大排查力度,必须找到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吴队,你过来看!”严峰趴在窗户上喊。

吴国正走近,发现窗户外面有一道非常破旧的楼梯,年久失修、锈迹斑斑。

严峰踩了上去,“吱嘎吱嘎”乱晃起来,但勉强能往下走。

“这里没有监控,如果有人从这里上下,很可能不会发现,而且你看,这个楼梯下面是一条小弄。”

“这样,你监视小雨,我去抓人,记住,功劳算你的。”

“吴队,你年龄大了……”

“瞎说什么,怕我搞不定吗?”

吴国正把枪往腰间一别,顺着楼梯往下爬,他比严峰胖很多,楼梯随着他身体的移动,左右摇晃了起来,吴国正艰难地一步步爬下去,在靠近地面的时候,突然发现地上有什么粉红色的东西,捡起来一看,是指甲盖大小的一块布料,很像是女性衣服被铁丝钩下来的。

看来有戏!吴国正顿时来了信心,一踩到地面,就掏出手枪,往前搜索前进。

天还没亮,小弄里什么声音也没有,吴国正紧贴破旧的墙壁,半步半步地向前挪动,远处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叫,也有夜风骤然吹落平房屋顶的塑料袋,飘在空中一晃一晃的,像个幽灵,吴国正瞪大眼睛,生怕漏过一个细节。

到了小弄尽头,是一个分叉口,他正考虑走哪条路,突然,不远处的垃圾桶里传来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

“谁,马上出来!”

一团黑影跳起。

吴国正猛地冲上去,朝着黑影狂奔,眼看着离得越来越近了,再次警告:“马上停下!”

对方似乎没听到警告,往前跑得更快了,吴国正举枪瞄准,却发现根本不可能打中对方的腿,索性收起枪,再次追击。

在下一个拐角的时候,黑影“哎哟”一声,右腿一曲,整个人倒在地上,吴国正一个猛扑,把对方死死按住。

“哈哈哈,天真红,天真红,哈哈哈。”是一个清亮的女子声音。

吴国正铐住她,叫上严峰,连同小雨一起带回警局。

“你叫什么名字?”

“天真红,真红,哈哈哈。”

“市里的精神病专家到了吗?”吴国正问。

“到了。”

“你负责跟进她的情况,我再审一下蒋欣雨!”

小雨坐在那里,眼神迷茫。

“这个女的到底是谁?她杀完人后,为什么到了你长租的宾馆?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小雨埋着头,低声说道:“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她是一个流浪女,精神好像也不太好,每天睡地铁站,睡商场角落,睡银行取款机旁边,碰到保安就跟老鼠一样绕着走,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长租了一个宾馆,让她住在这里,有个安身的地方。”

“你这么好心肠?”

小雨没说话。

“她和陶文琦什么关系,你知道吗?”

小雨摇头。

“你也和陶文琦一起做直播的,怎么会不知道?”

“我,我不太清楚他之前跟谁做过直播。”

“陶文琦被杀的时候,这个女的和他一起进的小区,而且还拉着手,陶文琦在几个月前就不敢找她直播了,为什么你一出现,她们就在一起重新直播?!”

“我什么也不知道。”

严峰把吴国正叫了出去:“吴队,专家认为,这个女的有较为严重的精神病,应该是以前脑袋被撞击过。”

“奇怪了,一个有精神病的人还能给自己报仇?还特地跑回来杀了陶文琦?还能不露痕迹,还特地留下一个小雨的指纹?”

严峰摇头:“这个,我也想不清楚,要不,问问你儿子吴风吧?”

“说什么鬼话!我会问那个臭小子?他自己谈恋爱都来不及!”

吴国正决定,延长对两人的羁押时间。

走廊里,女警分别押着两个女子迎面走过时,她们的脸上都出现了一种奇异的表情。

这一点,所有人都没有注意。

两人被分别关在两个房间里,整整六个小时没有讯问她们了,吴国正伸了个懒腰,喊道:“我来审一下那个女的,看她是不是一直说胡话。”

不到半分钟,吴国正听到一阵尖锐的呼喊。

“不好了,她自杀了!”

吴国正连忙跑步出去,撞倒了一个茶杯也没注意。

空荡荡的房间里,那个有精神病的女子浑身扭曲着倒在地上,脑袋旁边一大摊血迹。

“怎么回事?!”吴国正喝问。

“吴队,她应、应该是自己撞墙了,撞得很厉害,当场死亡。”一名女警说。

7.一个惊人的发现

吴风打了个哈欠,给许佳打去电话。

“你居然主动给我打电话了?好稀奇。”

“呃,我就是想问一下,那个案子怎么样了?我老爹打赌输了,怕丢脸,就主动问过我一次,我建议他去调查那个女的……”

“那个精神病女的死了,撞墙自杀的。”

“什么?!”吴风惊得差点没拿稳手机。

“我也是刚问到的。”

“这样的话……”

“你觉得凶手是她吗?她是畏罪自杀?”

吴风沉默片刻,说:“你老爹那里不是可以查到很多过去案件的资料吗?”

“对。”

“你去查一下,小雨老家发生的那起火灾。”

“这难道跟火灾有关系?不是跟网站的直播有关系吗?”

“查一下可能就知道了,我先挂了,得问一下老爹,看有没有更多的细节。”

吴风挂了电话,给吴国正打了过去。

一直显示忙音。

此时的吴国正,靠在办公室凳子上,身边烟雾缭绕,烟灰缸早就被烟头铺满了。

“吴队,这咋办?结案吗?”严峰不抽烟,特地戴了两个口罩。

“一个精神病人策划杀人,还嫁祸于一个对她有恩、给她房子住的人,你信吗?”

“可是,我们已经反复对比过,案发前后,和陶文琦一起进入小区的就是这个女的,她铁定是凶手。”

“你难道没有觉得有件事很奇怪?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女的身份,连她名字都不知道,陶文琦在直播间里也不叫名字,而是把她当狗。”

“虽然有很多东西不太清楚,但她杀人的证据链还是完整的。”

“你说的证据链,无非就是出入小区。”

“还有,出现在直播画面里的那只握凶器的手,经过判定,也是她的,因为手臂内侧有个痣。”

“确定不是小雨的?”

“不是,小雨手臂上没痣。”

“这么说来,这个没有身份的流浪女被陶文琦抓住,并强迫她进行直播,后来把她放走,再后来,这个女的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再次和陶文琦建立联系,并在直播现场杀人,为自己报仇。”

“对,应该就是这样了。”

“对个屁!”吴国正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精神病人还懂得畏罪自杀?精神病人还能从宾馆窗外的楼梯逃跑?关键是,她还能让陶文琦的直播换了场地,还用了代理服务器?让我们一下子都找不到地点?你能解释吗?”

“我不能,我觉得你也不能。”

“我怎么不能解释,很简单!小雨是她的帮凶!这样的话,一切都解释清楚了!只要是这个女的干不了的事,都是小雨帮她干的。”

“那为什么凶器上唯独留下了小雨的指纹,你一开始不是推测凶手嫁祸小雨吗?”

“我估计,凶器可能也是小雨准备的,那个指纹是小雨不小心留下的,这完全解释得通嘛,你也看到了,小雨很有同情心,很有正义感。”

“不对吧,小雨也和陶文琦搞直播呢,她也是为了赚钱不惜违法的人,这样的人会有正义感?”

吴国正大声咳嗽几下,摆摆手:“时间不早了,都一天一夜没睡觉了,我们都回去休息一下,可能有新的思路。”

吴国正站在老房子门口,希望像往常一样,吴风躲在里面,不过这一次,房门是真的紧闭着,进去后也的确没人,吴国正考虑再三,鼓起勇气,拨通吴风电话。

“咳,这个……”

“老吴你别说了,我刚刚和许佳打过电话,让她帮忙查小雨家里的火灾。”

“这还用她来查,我查就可以了。”

“你年纪大了,怕你脑袋转不过来。”

“你还真别说,那个精神病女的反复说天真红,我真是不知道啥意思。”

“这个我已经有推测了,后面会有结果,再确认几个事,小雨懂不懂电脑或网络?”

“这个我也想到了,刚查过,她还真懂,以前在网络公司干过的。所以我觉得她就是一个帮凶。”

“她帮助精神病女的报仇,而自己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但问题是,这样的报仇,有必要在几万人观看的直播现场进行吗?她是怕警察抓不到吗?”

吴国正端着保温杯的手停在半空:“你说是为什么?”

“看在你是我老爹的份上,我给你两个建议,再去问问法医,看能不能把陶文琦的死亡时间进一步精确,最好能精确到分钟,反正越精确越好。还有,给那个自杀的女的和小雨,做一个DNA鉴定。”

吴风挂了电话,盯着电脑屏幕发呆,他不是学计算机的,也不了解外网,不知道那上面有这么多的丑陋与罪恶,但是,作恶多端的陶文琦死了,被他虐待过的无名女子也自杀了,自己还在这里查找凶手和真相,到底是伸张正义还是打击正义呢?

吴风胡思乱想着,眼睛渐渐迷糊起来,快要睡着的时候,猛然被电话惊醒。

“已经有结果了!”是许佳的声音,“你猜我查到了什么?”

“那个精神病女的和小雨是亲戚,准确点说,可能是姐妹,小雨是姐姐。”

“唉,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和女孩子聊天不能这么聊的,你知道也要假装不知道,”许佳停顿片刻,又说道,“不过,她们是真的惨,那次火灾,一家四口人都遭殃了,父母当场死亡,姐姐脸被毁容,妹妹可能是被什么东西砸到了脑袋,精神变得不正常了,对了,妹妹叫蒋欣晴。”

“我心里大概有数了。”

“有什么数,真相到底是什么?不会是小雨杀人,为妹妹报仇吧?可她到底怎么杀的?”许佳急切地问。

“你刚才不是说了嘛,有时候知道的东西,也要假装不知道。”

“好该不告诉你了,你下次见面让我打吧。”

“我再等我老爹的一些信息,才能最终确定结果。”

8.凶手会不会死

严峰疯一样地冲进办公室。

“吴队,你真是神了,DNA验证结果出来,两个女的是亲属关系,法医那边也有消息了,之前因为房间空调开得太低,可能影响了判断,从失血情况和胃容物情况来看,死亡时间肯定会晚于九点十分,可能会在九点半左右。”

“也就是说,几万人围观的直播现场,陶文琦被捅了一刀,但没有当场死掉?而是挣扎到九点半才死的?”

“不,我问过法医,在那个部位捅一刀是致命伤,任何人都撑不住半小时。”

“那这到底怎么回事?”吴国正喊道。

吴风发来短信:“老吴,这个凶手用了一个看似简单,却很有障眼法的东西来杀人,我也是想了一夜才推测出来,给你最后一个建议,彻底搜查小雨的住处和陶文琦的直播间,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垃圾桶,你们的目标是一把凶器。”

“凶器已经找到了,你个傻小子。”吴国正回道。

“我说的是另一把凶器,总共有两把一样的。”

吴国正也没明白过来啥意思,不敢回任何信息,连忙发布命令:“所有外勤人员全部投入搜查!必须找到另一把刀!胜败在此一举!”

小雨坐在椅子上,双手被铐住,吴国正端端正正坐在对面,说:“我还是那句话,你现在有什么想说的,算你自首,你不要以为自己还你是妹妹的帮凶,我现在怀疑你才是凶手!”

小雨把头埋在双手之间,过了许久,抬头呆呆地看着墙壁,缓缓说道:“警官,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好,你慢慢讲。”

“这个故事其实很简单,有很多你们已经知道了。离这里五百公里远的青川县里,一家四口人遭到火灾,姐妹俩活了下来,却都变成了残疾人,一个身残,一个精神病。

姐姐高三,妹妹高一,火灾后,没有任何亲戚愿意帮助她们,有个叔叔甚至还跑来要债,说她们的父母欠债三十万。

姐姐被迫辍学,带着妹妹去外面打工,姐姐什么活都干,网管、超市服务员、餐厅切配工、流水线工人……她不但要养活自己,还要照顾精神出了问题的妹妹,她非常努力,凭着惊人的意志力,获得了计算机方向的大专学历。

可是有一天,她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发现妹妹丢了,报警、网上发帖,什么办法都用过,妹妹还是没找到。于是,姐姐的工作又多了一项:寻找妹妹。”

吴国正双手托着下巴,像小学生听课一样听得很认真。

“后来,这个姐姐找到了一份互联网行业的工作,一个同事介绍了一个网站,她再一次偶然的登录中,竟然发现了妹妹,她很快找到地址,就在你们这个市,就在文琪梦工厂里面。”

“然后,姐姐就把你妹妹救了出来?”

小雨摇头:“姐姐到的时候,妹妹已经被放了,你知道原因吗?原因就是姐姐在网上发布了信息,有了一些热度,那个男人害怕了,怕出人命。”

“既然网上有了热度,为什么这个陶文琦还能直播?为什么没有报案?为什么他没有被抓起来?”

“这个姐姐报了案,可能是陶文琦的背景太强硬吧,案子根本没有受理,网上的热度也很快被压下来了,甚至他的女粉丝都不知道、也不相信。反正,他照样直播带货,照常风光赚钱,风头过后,他其实还想找到妹妹。姐姐没有惊动他,而是费劲心力,在那个古镇里找到了妹妹,从那一刻起,她就想好了复仇计划。”

吴国正手机响起,“吴队,东西找到了,是一把魔术刀,上面还有装红墨水的管,可以假装捅人杀人,看起来非常逼真。”

声音很大,小雨似乎也听到了,她惨然一笑,继续说:“我的计划很简单,主动接近陶文琦,制造我和他有亲密关系的假象;另一方面,说先前的精神病女子找到了,只不过要付她一点劳务费。”

“陶文琦为什么换了个地点,和你妹妹搞真的直播?”

“是我的建议,我说其实精神病女子,也可以光明正大地赚钱,说不定可以给自己捞个救助残障的好名声,为了不让你们那么快找到真地址,我建议他换个新的直播地址,万一出事,可以防止警察来查,他还真信了。

于是,我换了代理服务器,夜店里买了药,放在文琦直播前会喝水的杯子里,让妹妹用魔术刀在镜头前‘杀’了他,然后她按照既定的路线离开,半小时后,我再去现场,用真刀把他杀死,凶器上故意留下我的一个指纹。

而且,我故意让保安注意到我,让他以为进去的人是我,故意和酒吧的调酒师聊天,这样一来,妹妹有作案的时间,却没有作案现场证据,而我留下指纹,却有绝对的不在场证明,你们肯定能抓到我,但也许没办法给我定罪……”

“你妹妹精神不太好,怎么可能执行这些计划?”

“妹妹是精神不好,但她只要见到我,神智就可以恢复一段时间的正常,就像火灾发生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天很红,然后就起火了,她到处乱跑,被吊灯砸到,直到我把她抱在怀里,她才安定下来……你们别问我为什么,我也解释不了,也许医学也解释不了,可能是她知道,我是她唯一的依靠吧。”

“你妹妹可能是在被捕后,生怕连累你,想把事情全部自己扛下,就自杀了。”

“走廊里见到了我,她冲我笑了,我已经预感到了什么,没想到,没想到她真的……”

吴国正走出警局,看着头顶的蓝天,长长呼出一口气。

“老吴,”吴风电话打来,“都弄清楚了吧。”

“弄清楚了,和你想的一样。”

“那,这个小雨会不会被判死刑?两个受害人给一个坏人陪葬,真的合理吗?”

“我不知道,我不能违背职责,不能篡改事实,但根据过去的经验,小雨大概率不会死刑,我们都会为她争取轻判,这个世界确实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好,你如果对那个许佳是真心喜欢,就赶紧下手吧,抓住眼前的美好,也许就对得起生活,对得起时间。”

“我的天,你,你个大老粗怎么讲起哲学来了?!不跟你说了,许佳问我数学题了。”(原标题:《男主播之死》)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nntsq.com/5164.html